越秀区刑事律师

联系电话:15918544442
律师信息
张海波-越秀区刑事律师照片展示

张海波律师

  • 所属律所:

    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

  • 执业证号:

    14401201210034535

  • 电话:

    15918544442

  • 地址:

    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冼村路5号凯华国际中心9楼。或者珠江新城东塔53层

网站介绍
您的位置: 首页 律师文集 刑事

死缓两年之后如何处理 死刑复核法律意见

发布时间:2023年08月28日 来源:越秀区刑事律师
[导读]:  张海波律师,越秀区刑事律师,现执业于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执业以来,坚持“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敬业勤勉、诚实信用”的服务宗旨,精益求精地承办每一项具体法律事务、每一个案件。独到的诉辩思维、娴熟的诉讼技巧、精湛的辩论技能和自如的法

 张海波,越秀区刑事律师,现执业于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执业以来,坚持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敬业勤勉、诚实信用” 的服务宗旨,精益求精地承办每一项具体法律事务、每一个案件。独到的诉辩思维、娴熟的诉讼技巧、精湛的辩论技能和自如的法庭发挥以及对待工作兢兢业业、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赢得了广大当事人的高度赞许。

死缓两年之后如何处理

一、死缓两年后是不是死不了

大部分的死不了。但是这是有前提的,也就是你在判处死缓的两年之内没有故意犯罪的,都会减为无期徒刑,如果表现很好的话会减为有期徒刑。所以这个不是绝对的,主要看那两年的表现。

二、死缓期满后如何处理

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在死刑缓期执行期间,如果没有故意犯罪,二年期满以后,减为无期徒刑;如果确有重大立功表现,二年期满以后,减为十五年以上二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如果故意犯罪,查证属实的,由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执行死刑。

本条是关于死刑缓期执行期满后的处理的规定。

根据本条规定,对于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的,有以下三种处理方法:

1.在死缓期间如果没有故意犯罪的,二年期满后,减为无期徒刑

死缓减为无期徒刑的必要条件之一是没有故意犯罪,也就是死缓犯只要在二年期限内没有再犯罪,二年期满以后,经过教育叮减为无期徒刑,但在执行徒刑期间再减刑时应从严控制,在减刑幅度上应当适当缩短,间隔期间也应适当延长。

在改造罪犯的刑事司法实践活动中,有的死缓犯在死刑缓期执行期间虽然没有故意犯罪,但也没有明显的悔改表现,应当如何处理有的人提出,对这样的罪犯可以延长其死缓的考验期限,视其在延长的死缓考验期限内的表现,再作处理。我们认为,这种意见的提出缺乏法律依据。如果死缓的考验期限能够任意延长的话,那么本法所规定的二年期满就没有任何实际意义了。对于既没有故意犯罪,又没有悔改表现的死缓犯,应当认为他们还存在着改恶向善的可能性,因此,在二年期满以后,应当减为无期徒刑。这样处理,有利于教育感化犯罪分子,为以后的改造奠定一定的基础。

2.确有重大立功表现的,二年期满后,减为十五年以上二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死缓减为有期徒刑,其前提是确有重大立功表现。死缓犯在缓刑期间,如果没有故意犯罪,二年期满后,应减为无期徒刑,如确有重大立功表现的,二年期满以后,才能减为十五年以上二十等严重新罪的行为;有人认为,它是指抗拒改造情节恶劣的违反监规行为及又犯新罪的行为;另有人则认为,只要有不认罪服法、妨害其他罪犯改造的行为等,均应视为抗拒改造情节恶劣,。此外,原刑法对于死缓执行期间既无悔改或立功表现又无。抗拒改造情节恶劣表现的罪犯如何处理,未作明文规定。1996年3月17日修改后的我国刑事诉讼法第210条,对死缓犯执行死刑的条件作了如是规定: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的罪犯,在死刑缓期执行期间,如果没有故意犯罪,死刑缓期执行期满,应当予以减刑,由高级人民法院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无疑,与刑事诉讼法的规定相应,本法也应当明确规定死缓犯执行死刑的条件;同时,对于死缓执行期间没有实行故意犯罪的死缓犯罪,应一律减刑,其中对确有重大立功表现的,减为有期徒刑,其余的应减为无期徒刑。因此,应当正确加以理解,并从严掌握。从审判实践来看,死缓犯确属故意犯罪应当执行死刑的是极少数。在确定构成故意犯罪时,通常以犯新罪为条件,并结合全案进行分析。只有确实达到故意犯罪的,才能执行死刑。对于那些虽有一般违反监规或者轻微违法犯罪行为,但综观全案,尚构不成故意犯罪的,因而不能执行死刑。在死缓执行期间,过失犯罪不构成执行死刑的条件。

3、死缓期间再有故意犯罪行为可立即执行死刑

本条规定,在死刑缓期执行期间,如果故意犯罪,查证属实的,由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执行死刑/这里并无期满以后的规定,这与死缓裁定减刑必须二年期满以后是不同的。因此,只要死缓犯在缓期二年执行的期间内,故意犯罪而又查证属实的,随时都可以依法核准执行死刑。但是,如果是在缓期工年执行期满后,尚未裁定减刑前,又犯新罪的,不能视为是在死刑缓期执行期间故意犯罪,因而不能核准死刑。对这种罪犯,应当依法予以减刑,然后对其所犯新罪另行起诉、审判,作出判决。509只有当所犯新罪是依法应当判处死刑的,才能执行死刑。

死缓犯的死刑缓期执行期限是二年,但是,这并不是说故意犯罪的死缓犯只有等到二年期满以后才能执行死刑。如果死缓犯在死刑缓期执行的二年期限之内故意犯罪,只要经查证属实的,就可以随时执行死刑,而不必也不应该等二年期满。

对死缓犯执行死刑,应当由对其担负监管任务的监狱提出书面意见,报经本省、自治区、直辖市的司法厅审核同意后,按照不同的情况,分别由高级人民法院或者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应当注意的是,对死缓犯执行死刑,必须报请有核准死刑权的人民法院裁定或者核准,而不应当重新起诉,另行判决。

死缓期满后如有故意犯罪的,二年期满后,减为无期徒刑,有重大立功表现的,二年期满后,减为十五年以上二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有故意犯罪行为可立即执行死刑。如还有其他疑问,欢迎在线咨询。

死刑复核法律意见

死刑复核意见书

被告人高某东案死刑复核法律意见书

申诉人:高某东,又名高树青,男,汉族,1984年3月4日出生,初中文化,捕前系武瑞军招募员工,暂住山西省太原市**区刘家堡乡**村,2010年10月31日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12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太原市看守所。

辩护人:贾某平律师,山西融融律师事务所

联系电话:1863515****

申诉人高某东被指控故意伤害罪一案,经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于2011年1月30日作出并刑初字第16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判决申诉人高某东死刑;其后,申诉人高某东上诉于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后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将本案发回重审;经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于2013年4月24日作出并刑重字第21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再次判处被告人高某东死刑;后上诉人高某东上诉,经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2014年8月19日作出晋刑三终字第20号《刑事判决书》,判决被告人高某东死刑。现申诉人高某东依法向贵院申诉,理由如下:

一、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未充分保障申诉人高某东的诉讼权利。

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再审本案时并未准许申诉人高某东以及其辩护律师所提出的非法证据排除申请、证人武文元出庭作证申请、重新司法鉴定申请、侦查实验申请、调取新证据的申请、通知鉴定人出庭申请。申诉人高某东的程序权利并未得到依法保障。在申诉人高某东的程序权利未得到有效保障之前,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的死刑判决即属无法排除非法证据的合理怀疑以致使本案事实无法查明的情形。

二、申诉人高某东并非是故意伤害致死被害人孟某贵的凶手,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所认定的事实错误。

、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认定申诉人高某东系持镐把击打被害人孟某贵的证据标准远未达到两院三部所颁发的《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所要求的证据标准,该定案证据存在不可排除的合理怀疑。

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认定申诉人高某东系致死被害人孟某贵的行为人的证据仅有被害人孟某贵的尸检鉴定意见、申诉人高某东的供述、被告人张俊奇的供述、被告人逯仙鹤的供述。由该一系列证据可见,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的逻辑模式为:尸检鉴定结论为被害人孟某贵所受损伤符合圆形棍棒类物体打击所致;案发时屋内现场只有申诉人高某东手持镐把;被害人孟某贵头部遭受打击系在屋内形成,因此认定申诉人高某东系故意伤害致死被害人孟某贵的真凶。

由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之证据推理逻辑可见,本案的焦点在于被害人的尸检鉴定意见,如尸检意见成立,申诉人高某东即是致死被害人的真凶;如尸检意见不成立,申诉人高某东即不是致死被害人的真凶,真凶另有其人。

申诉人高某东认为,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将涉及一个当事人是否被判死刑的结论竟然建立在一个主观性的、专家众说纷纭的、且不可排除合理怀疑的鉴定意见之上,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在没有任何理由之下为什么不允许申诉人高某东申请重新鉴定

这不能不让人怀疑本案背后太多的故事,司法机关考虑政治稳定的定案难言之隐难道就能枉法裁判草菅人命吗本案是非曲折全在于重新司法鉴定的法定程序。天作孽,尤可违。

申诉人高某东的辩护律师曾在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庭审中指出:太原市公安局于2010年12月24日所作出的公鉴字第70号《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存在九个不可排除的合理怀疑。

其一:本案共进行过两次尸检,第一次尸检时间距离案发时间37天,第二次尸检时间距离案发时间53天,长达37天的尸检时间使尸检表面损伤检验失去科学意义,且尸检以及照片显示的被司法人员主观认定的类似舟状样损伤并不足为据;其二:尸检意见并未对被害人的其他尸表损伤以及形成原因作出解释;其三:此鉴定意见并非唯一性的司法鉴定意见,纯粹为主观性的价值判断的专家意见,并非对尸检情况进行客观描述的结论,且不可排除其他钝性物体作用所致,如可充电式手电等物体;其四:司法鉴定意见先入为主,镐把作为证据已收集在案,司法鉴定机构受不当影响直接主观认定镐把即伤害致死之凶器,既然认定镐把系故意伤害被害人孟某贵致死的凶器,为何镐把上没有被害人孟某贵的血迹;其五:鉴定意见未对颅骨粉碎性骨折的相对应皮肤的表面损伤以及形成进行科学解释,如镐把击打不会形成擦挫伤,擦挫伤并不可排除其他凶器同时在被害人孟某贵的顶枕部击打所形成,如此损伤以及相应颅骨大面积塌陷性骨折更无法排除被害人顶枕部系被挤压墙角所形成之可能;其六:专家会诊意见不一,与会专家并未排除存在除镐把之外的钝性物体作用所致的可能;其七:鉴定人员未对被害人的颅骨密度、硬度、疏松度进行测量以及模拟实验,以考察是否存在除稿把击打之外的其他可能性存在,如手电、墙角挤压、砖块猛击等,鉴定意见完全靠主观推断;其八:整个诉讼过程中,仅有公安部门一家的鉴定意见,应由别的不属于公安系统的司法鉴定机构进行重新鉴定,难道由公安机关所作出的鉴定意见而导致无辜当事人被判死刑的刑事冤错案件还不多吗其九:法官、公诉人并非法医专家,应当将专业的问题交由专业人员去做,法官内心确信在本案中如镜中花水中月。

申诉人高某东认为,该《尸检意见》决定本人生死,且其确有不可排除的合理怀疑,最高院应无条件启动重新司法鉴定程序,必要时开棺验尸,在党的十八大四中全会召开之际树立一个司法改革的样板,以先开之新风气,以洗清申诉人高某东的冤屈,查获真凶。

、本案关键证据缺失是导致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错误判决申诉人高某东死刑的证据致命硬伤。

其一、案发现场足迹未被采集在案。申诉人高某东进入案发现场后从未到过被害人孟某贵身边,侦查机关并未将被害人孟某贵身边的足迹予以收集,如何证明申诉人高某东持镐把到过被害人孟某贵身边并持镐把击打被害人孟某贵

其二、案发现场的手电未被收集在案。申诉人高某东供述现场被害人孟某贵手持一个圆柱形的可充电手电与被告人张某奇厮打;被告人张某奇的供述同样证明被害人孟某贵手持圆柱形的可充电手电击打过其后背、后腰、肩部等部位;唯一在现场目击整个案发经过的被害人武某元同样看到当时被害人孟某贵手持一个可充电的手电;但存在故意伤害致死被害人孟某贵的重大嫌疑的可充电手电却未被侦查机关收集在案

第三、被害人孟某贵体质特殊,被击打颅骨的部位仅仅25张复印纸厚度,现场发现被害人孟某贵的血迹,如被害人孟某贵的头部系被镐把击打,被查获在案的凶器——镐把为何没有被害人孟某贵的血迹此镐把上有另一被害人武某元的血迹足以确定此镐把确系申诉人高某东现场手持的镐把。

第四、尸检意见证明,被害人孟某贵被打掉三颗牙齿,侦查机关对现场进行勘验检查后并未将三颗牙齿收集在案。此三颗牙齿的被打掉不可排除被害人孟某贵被被告人张某奇用手掌用力推打面部导致顶枕部位挤压墙角或被告人张某奇在将被害人孟某贵抱住之后用肩部由下至上撞击被害人的下颌部导致被害人的顶枕部撞击墙角间接导致被害人孟某贵顶枕部颅骨大面积塌陷性骨折的可能。

第五、现场勘验照片中明显可见一顶迷彩类的帽子,但侦查机关未予收集在案。帽子是谁的至今无法证明,如现场遗留的帽子是被害人孟某贵的帽子,就应对帽子上的痕迹进行微量元素检测,以检测结果来排除被害人孟某贵的头部被砖块击打或被挤压墙角的可能。

第六、现场唯一目击整个案件发生经过的被害人武某元至今尚未向司法机关如实陈述,今后如其良心发现,自愿陈述真实经过,指证真正凶手,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申诉人高某东死刑的结果如何挽救

其三、申诉人高某东的庭前供述、被告人张某奇的庭前供述、被告人逯仙鹤的庭前供述均存在被侦查机关刑讯逼供的情况,该一系列证据均为非法证据应被排除。

申诉人高某东庭前供述反复,且坚称被刑讯逼供;被告人张某奇的庭前供述在2010年12月24日太原市公安局所作的尸检鉴定意见作出之前并未对镐把击打到被害人的头部准确供述,前后反复;在鉴定意见作出之后明确供述镐把击打到被害人的头部。被告人张某奇的供述有着一个变化的过程,这个供述的变化过程证明此供述为虚假供述。被告人逯仙鹤的供述存在矛盾。

综上所述,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审理申诉人高某东故意伤害一案中未充分保障申诉人高某东的诉讼权利,认定申诉人高某东为故意伤害致死被害人孟某贵的真凶的案件事实之证据严重不足,存在不可排除的合理怀疑。贵院在复核此案之时,应依法撤销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对申诉人高某东判处死刑的错误判决,发回重审,维护申诉人高某东的合法权益,洗清申诉人高某东的冤屈。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申诉人:高某东

辩护人:贾某平律师

二0一四年九月三日

以上,就是死刑复核意见书相关内容的整理,相信大家也有了一定的了解。如果你还有什么疑问,或者遇到的问题较为复杂,需要法律方面的帮助,欢迎到进行法律咨询,我们会提供专业的法律知识。

Copyright © 2008-2020

越秀区刑事律师

版权所有| 国家信息产业备案:闽ICP备08005907号 网站支持:中国大律师网网站管理